易看小說 > 網游競技 > 斂財人生[綜]. > 正文 1329.重歸來路(7)三合一
    .. ,斂財人生[綜].

    重歸來路(7)

    余家這邊的媒人, 請了王熙鳳。四爺這邊也得請媒人,錢氏就說, “璜哥兒的媳婦, 來了幾回……要不叫她……”

    這是說賈璜的媳婦金氏。

    金氏能用嗎?她比較出名的是, 她娘家有個侄兒叫金榮。

    四爺直接駁了錢氏,只說是:“東府里有安排。”

    然后錢氏就再不過問了。

    出去之后四爺就皺眉,耳根子軟,誰說她都聽, 一兩句奉承話就能說的不知道東西南北。他是整日里為這個勞神,能費心死。

    于是第二天想了辦法,只說是為了賈數的身體的,最好是靜養, 不見外人。

    其實錢氏真不愛見外人,是外人見著這邊有利可圖了, 整日里過來找錢氏說話。來了不見又不好,見了吧,陪著坐了,那些人想說什么她還聽的糊里糊涂的。得人家來上三五次,意思都挑明了, 這才能明白。

    四爺這么一說, 錢氏眼睛都亮了。還有些不好意思:“知道哥兒如今是出息了。可這家里來來往往的, 到底是打攪了你父親。”她抿著嘴半天才道:“其實, 我一直沒好意思跟哥兒說, 怕打攪哥兒念書。這不是天暖和了嘛, 我還想著,能不能跟你爹住在我那莊子上。只是要住過去,這得收拾屋舍,得花不少銀錢……”

    說著,臉都漲紅了。

    把四爺給氣的哭笑不得:“您想要干什么,您直接說了便是了。怎么跟自己的兒子,還這么見外了。”

    錢氏朝里屋看了一眼:“老爺叫我安生呆著,別添亂。”

    別看賈數是病秧子,可錢氏卻極怕賈數,又極敬賈數。丈夫就是天,這話她執行的非常到位。一點都不敢越過這個橫線。賈數那天知道她聽了人家幾句奉承,又給兒子胡亂的拿主意。登時就惱了,說:“你一個婦道人家,有幾個斤兩難道自己還不知道?自己又沒才干,耳朵根子又軟,我都不管家事了,你伸著手想干什么?在這家里,你是想當老封君還是如何?”

    把錢氏給唬的,晚上都睡不踏實。

    賈數還另外有主意了,也說不愿意在家里呆著。他想干啥?他想跟著賈敬到道觀去,“……我也不敢求長生,但這要是能綿延壽數,豈不是好?也省的整日里在家里躺著,還得花費那許多的銀錢往里面填……”

    賈敬肯定是樂意叫賈數去的,一方面是能吊著自己,另一方面,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試藥的人嗎?

    同時,還能驗證自己給他的藥方,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如果自己敢叫賈數去,這彼此的信任基礎又多了一層。

    賈數有些忐忑的看著,“兒啊,不是爹不管你,實在是在家里也是你的拖累。沒有我……你的日子許是還好過些。你弟弟妹妹的事,我也只托付給你了……”

    這話,你能說他什么?

    賈敬也都拋家舍業的走了,誰說什么了。

    一邊的錢氏卻急了:“老爺,您這一走……”

    “無知婦人,你知道什么?”賈數冷哼一聲:“那敬老爺,是兩榜進士。人家沒有你有見識?”說著,語氣就越發的冷冽起來:“本就該早舍了這塵緣的……”

    老婆孩子扔下一概不管了,都等不到兒媳婦進門。

    那邊錢氏哭的跟要她的命似的:“老爺走了,我可怎么辦?”

    四爺看著拉著賈數死活不起的錢氏,又看看一臉的惶恐不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賈瑕和幼娘。

    能怎么辦呢?

    他就說:“要不,我跟敬老爺商量商量,在玄真觀的山腳下,修個院子,圈個小花園子。您二老住那邊去,就說是為了靜養身體的。白天沒事呢,您就上山去,跟敬老爺修道。我娘呢,在院子里養幾只雞,種半畝菜,伺候個果木花草,打發打發日子。想回來便回來,想叫英哥兒和幼娘去,隨時也能接過去。只是英哥兒得上學,幼娘呢,我正想求人給找個女夫子。只怕不能跟去。打發幾房下人伺候著,可好?”

    把錢氏的意愿和賈數的意愿都滿足了。

    可這蓋院子不得花錢嗎?

    爹媽倒是不鬧了,出來賈瑕卻惱了:“想起什么便是什么?他能跟敬老爺比嗎?敬老爺修道去了,人家給兒孫留下的家業,那是祖祖輩輩都吃不窮穿不窮的。咱們家呢?身體才好些,不想著咱家這日子怎么過,倒是想跟人家似的修道去。人家敬老爺也是夫人沒了之后才出家的。他呢?”

    對賈數都是怨言。

    對于錢氏,他倒是多了幾分寬容,畢竟在哥哥沒成年之前,家里一直是錢氏那點微薄的嫁妝,撐著日子的。

    四爺也是鑒于這一點,對于錢氏的要求,他是盡量做到了滿足。想要丈夫在身邊,那就給她留在身邊。想過簡單的日子,行,給你蓋院子,叫你過簡單的日子。

    不過這蓋院子到院子蓋成,怎么也得拖上一年。好歹看著媳婦娶進門之后再說。

    這邊是家事,倒是不急。

    如今要緊的是,得請個媒人。思來想去,還是找了賈珍,將事情拜托給尤氏。

    一下子能得兩府里后宅說了算的人做媒,誰的臉上都有光。

    王熙鳳就說:“我還道是找了誰來做媒,原來是你。”她就哼笑一聲,“我就不知道你公公瞧上那小子什么了?”

    尤氏就更不能知道了:“……橫豎都是小門小戶的人家。珩哥兒算是遠宗了,但到底是咱們賈家的哥兒。余家雖然有個當官的爹,可門第上,跟賈家比起來到底是又差了一層。一進一退的,倒是各有輸贏,也算是門當戶對。原本說,這婚事簡簡單單的就完了。可這又是我公公提的,這邊的老爺大老爺又都插手了的。何況老祖宗點了頭,太太首肯的,那這婚事,咱們就不能馬虎。”

    “這還要你提點?”王熙鳳就看尤氏:“可這婚事是大是小,看的可不是臉,是看銀子的。有多少銀子辦多少事。你去問那邊,問問他們準備花用多少,咱們也才好叫預備。”

    這聘禮得跟嫁妝匹配不是。

    尤氏就道:“說的是呢。出來時我們那位爺可說了,族里給添一千兩。又打發人問我公公,我公公的意思,他私下里添一千兩。蓉兒又說,珩哥兒也不是那無能的。才半年的時間,他知道的,光是牽線搭橋促成的買賣,潤手錢就不下三千兩。我估摸著,有這么錢,兩三千兩的聘禮是拿的出來的。”

    王熙鳳一下子就坐起來了:“那這婚事這么算下來,也不算是小了。”

    尤氏就笑:“余家怎么說也是府里的外孫。那姑娘又長了那么一副容貌,老太太饒是不待見大姑奶奶,可對這姑娘,倒是多有寬容。太太更是喜歡的什么似的。偏那孩子的性子又好,走出去誰能說是荒蠻之地小戶人家出來的?真真跟咱們家大姑娘的嫡親妹子似的,通身的氣派……”

    所以,不管是為了什么,這添妝府里是必然要添的。

    果然,賈母聽說東府里給男方添了銀子,她就叫了余梁和邵華,私下給添了一千兩。賈赦和賈政又都給添了五百兩,王夫人又偷著給了兩百兩并幾箱子綢緞布料。

    林雨桐看著這些東西,心里還有些復雜。

    行吧!不管為了什么的,給了就接著。如今,這點錢對賈家來說,就是手指縫里露出來的。可這將來……自己也不會花用這一部分。將這銀子給另外置辦了產業,也算是還了今日的情分了。

    這些事,她不急于一時。

    兩邊才還了庚帖,這算是婚事就定下了。定下婚事了,就不好在隨便出門去了。連在園子里逛逛也不方便。好些人個下人來打趣,林雨桐倒是無所謂害羞,但正好以此為借口可以不用往前面去,偶爾去請安露一面就是了。剩下的時間,就是給四爺做衣服呢。如今再做這些,是沒人笑話了。嫁妝里該帶的得準備的。然后邵華才發現,小姑子有一手好針線。要不是要成親,她是斷斷不動的。

    其實做針線,真就是順手的事。她主要的還是叫人弄了好些個月季回來。裝成盆,就在屋子里養著。也是不許別人碰的。找回來的月季,各種顏色的都有。她呢,閑著沒事,就擱在家里嫁接。正是春上,萬物要復蘇生長的季節,又偏偏選的極容易成活的野月季。一嫁接,這就活了。

    邵華也不管她忙什么,只參照著京城的樣式,給打首飾打家具,置辦嫁妝呢。

    這一日,賈母突然打發人來叫了,說了家里來了貴客。

    林雨桐瞧瞧時間就明白,這是薛家進京了。

    薛家管事半路上替薛家給自家送了禮的,別管是為了什么,都算是幫了忙的。于情于理,這邊都得過去的。

    見了面,又少不得一番見禮。聽說林雨桐的好日子就要到了,這薛姨媽又特別熱情的要給添妝。這種場合林雨桐說什么都不合適,只拉了林黛玉避出去了。

    林黛玉也不愿意在里面呆呢,人家兄弟姐妹瞧著親親熱熱的,越發覺得她孤單可憐。被林雨桐這么帶著出去了,她心里松了一口氣。林雨桐又說我出來怪不方便了,你沒事只管去坐坐便是了。即便沒什么話,一天這么來回的走一趟,身體也康健了。

    叫這么一打岔,黛玉心里的那點不自在就淡了。

    賈家來了客人,這必是要熱鬧好些日子的。幾乎是天天擺宴。余家說是自己開火,這自從天暖和之后,家里壓根就沒正經的開過火。留守的幾個下人自己做了吃了就算了,主子是不在家吃的,頂多就是晚上用點湯水點心,都不算是正經的飯。

    林雨桐和邵華姑嫂兩個,是從頭陪到尾。余梁呢,也被拉去了。拉去陪薛蟠去了。

    多是賈珍那邊擺宴席,把一個個的都叫來。余梁和四爺都在被邀請之列。不少人都拿兩人打趣,原先就是朋友,如今成了郎舅。那這相處模式就得變,余梁也觀察四爺,見確實是沒什么壞毛病。酒席上對那些什么小廝歌姬也沒真沒動什么歪心思,這心算是徹底的放下了。

    因著郎舅坐在一處,賈珍等人也不會說打發這些人去伺候礙眼。

    兩人倒是能說一會子閑話。

    四爺要給賈數和錢氏蓋院子,自然問余梁要不要把庵堂跟自家的院子放在一處。要動工倒是能一起動工。

    余梁這才知道那邊的打算,一想進了門沒有公婆要服侍,少了許多的是非。這又是一處好處。于是忙道:“使得。”就商量著這地怎么買,怎么算。

    四爺的意思,“玄真觀邊上,有個小山,也就山包包大。沒人瞧的上,花不了多少銀子,我打算把那地方買下來種些果木。緊靠著西邊是一片斜坡,夾在兩山中間。那地方蓋庵堂,種上點梅樹,也算是一處景致。后頭開出來也有成十畝的荒地,開出來就是田。緊靠著我的莊子,那倆姑子想來是愿意的。正好,我母親也多了個說話的地方。”

    主要是錢氏又鬧起來了,覺得爺們都去修道了,舍下紅塵,大有一個要是當了和尚,另一個就去當尼姑的意思。

    余梁這還心說,一個道士,一個是女妮,一個無量天尊,一個阿彌陀佛的,這哪里是什么夫唱婦隨,這道像是兩口子在打擂臺。

    只這么聽聽就覺得糟心的很。這不是個好話題,直接跳過去說起什么時候動工,這磚木從哪里采買等等這樣的話。兩人在席上嘀嘀咕咕的說,那邊薛蟠過來敬酒,聽了一耳朵。他嘻嘻哈哈的就笑:“兄弟還道是多大的事,值當哥哥們在這里商量?就只這點事,算的了什么。要是跟兄弟不見外,這事交給兄弟辦就是了。花不了幾個銀子。”

    四爺和余梁都合計了,把小山上的一些木料算上,兩家攏共花不了五百兩銀子,什么都收拾齊整了。

    偏這話被薛蟠聽見了,他把胸脯拍的啪啪響:“我家這些鋪子,哪一年不修葺裝點一回。家里干這個的管事匠人都是現成的。什么木啊磚的,都不用管,家里不知道存了多少東西在日頭底下風吹日曬的,白白的糟踐了東西。這么著,我也不說不要錢的話,那是瞧不起二位哥哥。你們現拿二百兩銀子來,我把事情給你們辦的利利索索的便是。”

    四爺和余梁還沒說話呢,賈蓉就悄悄的拉四爺:“珩叔只管把銀子給了便是,薛家叔叔的本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邊上馬上就有附和的,四爺這才發現,薛蟠當真是應下不少事。

    賈珍才說瞧上外面的兩個姐兒了,這邊薛蟠就直接打發人去幫著贖人。賈璉才提了一句,在哪里瞧見一匹好馬,他這邊就應了,保準明兒給哥哥送去。就是賈蓉賈薔這幾個,薛蟠先是邀請他們玩,但這幾個只看賈珍的方向,只說不敢。又說玩樂的時候也不敢去別的地方云云。薛蟠馬上說置辦院子,這些人想什么時候起只管什么時候去便罷了。

    論起這花費,幾百兩給兩人把院子這些拾掇起來,也真不算什么。

    要說著薛蟠傻,那也不盡然。反正就是撒著錢的拉關系。別管是親的疏的,這么一把下來,就沒有拉不上的關系。

    這種錢,你不叫人家花,那可就是不給人面子,瞧不起人。

    四爺干脆的就應下了,等薛蟠那家伙覺得有面子的離開了,賈蓉就小聲道:“這薛大傻子好糊弄的很,他還有求于咱們家。根本就不用客氣。”

    對于他來說,四爺是同族,余梁還是有血緣關系的表叔呢。況且,這里面有自家爺爺看中的人,那他自然是不敢扎翅的。但他薛蟠算誰?

    賈史王薛,如果是一個整體的話。自然是賈家為首,薛家排在最末的。這里面的關系就是這樣的。所以,史家的姑娘嫁到了賈家,王家的姑娘嫁到賈家,怎么不見賈家的姑娘往其他三家里嫁呢?

    人說抬頭嫁女,低頭娶媳。事實上就是這么一個道理。

    如今是賈家不濟了,要不然,在賈家面前,薛家確實就是得巴結著些。而榮國府和寧國府到底不是一個府里的,榮國府那邊當家的是二太太,可這邊府里,給面子是面上的事,背后你想借人家的力,卻不給好處。賈珍和賈蓉難道是好相與的。

    所以,賈蓉的言談里,對這薛大傻子的鄙夷與不屑,是壓根都不用掩飾的。

    這邊擺了兩天的酒席,是個意思。然后是薛蟠,借著賈珍這邊的地方,擺酒還席,他做東。一次酒三兩百的往出散錢。這知道這家伙的錢好糊弄了,上來巴結奉承的就多了。很是聚集了一撥人,圍著他轉。哄著他手里的銀子花。

    要么說有錢好辦事呢,薛蟠不拘錢的往里砸,自有薛家的管事去操持。管家并不知道蓋房子蓋院子是薛大傻子傻傻的墊了銀子進去的,只當是自家少爺有能耐了,一來就能跟這個那個的拉上關系,叫幫這樣的忙。因此,回家里的太太的時候還道:“哥兒如今越發出息了。外面誰不說哥兒仗義有能為。”又說了珩大爺要念書,給了銀子叫幫襯著蓋院子的事。說了余家大爺那邊人手不夠,跟咱家借人云云。

    反正家里的人都是閑著的,幫忙就幫忙去吧。借出去的人情,這總有還回來的時候。

    薛姨媽來了這些日子,也聽說了這些個,那個珩大爺是個什么樣的人不知道,但余家的哥兒是頂好的,是頂頂知道上進會過日子的孩子。

    她就說:“不拘什么人家出來的,有錢沒錢都不在這事上。只要是正經的人,肯引著哥兒往正道上走就行。”又說那管事:“只管忙去,給親戚家辦事,不可馬虎,叫人家念叨咱們沒能為。”

    薛寶釵只眉頭微微皺了皺眉,又打問了是蓋什么院子什么房子,那邊管家又回了。她才只做什么也不知道,也不問了。橫豎搭不進去幾兩銀子。只當是給東府和這邊面子了。

    林雨桐聽余梁說了一嘴,她都想笑:“死活賴著非給人辦事花銀子?”

    這些外面的事,林雨桐上一世是不怎么知道的。因此,算是頭一次聽。

    余梁就說:“橫豎原來兩家打算花五百兩的。如今他非要攬了去,卻只要了兩百兩銀子。等院子蓋成了,叫人置辦三百兩銀子的賀禮,把人情還了就算完了。咱也不占人家的便宜。”

    “是這個話!”邵華聽的直皺眉:“這誰家過日子也沒有這家這位爺這么過的。”她不敢說叫男人不要跟這樣的人少交往的話,只說是:“這朋友交的多了,好的壞的,這一打眼的也瞧不準,就怕出了事被連累了……”

    委婉的勸余梁跟這樣的人保持距離。

    余梁叫她安心:“我知道你擔心什么。”他就說:“咱們要蓋,橫豎是快不了的。但這薛蟠要顯他的本事,這宅子要蓋起來,也就是兩個月的事。然后粉刷油漆,空置上半年,入冬之前,咱就能搬出去了。”他朝窗戶外面看看:“冬天太冷了些。”說著,又看林雨桐:“婚事的事,我一直也沒跟你交代。你也別怪哥哥撒手由著那邊決定。這是人選好,哥哥順勢就不言語了。這要是人選不好,自然就給你推了。只借著要聽父母之命,便能往后推延。再假借那邊來信,說另有安排。咱就能離了這府里。出去了,另想辦法安置便是了。”

    “我知道的。”林雨桐說著就笑,還要說什么,外面就傳來腳步聲:“回稟大爺大奶奶,邊城來人了。”

    余梁臉上的所有表情就都收了,說了一句:“來的倒是快。”說著,就起身往外面走,“你們姑嫂歇著吧。”

    哪里能歇著,還不知道前面怎么著了呢。

    結果邊城來的不止是一個人,一個男仆帶著一個婆子。

    這婆子只能帶到后頭來。一進院子,她的眼珠子都亂轉,這里看那么瞧,看什么都瞧著新鮮。

    等從外面進來,看到邵華和林雨桐,先是打量,然后就笑:“你們母親,咱們夫人叫我來看看少奶奶和姑娘……”

    林雨桐皺眉,看了外面站著的姚嫂子一眼,吩咐道:“攆出去!什么時候知道規矩了,什么時候再進來。”

    這婆子很有幾分潑辣:“姑娘和奶奶這是攀上了高親,便不認爹娘了……”

    王熙鳳來說下聘的事,結果就撞上這么一出。

    她當時就冷哼:“哪里來的腌臜貨,誰的母親,誰的夫人。”

    那婆子一見恍然一神仙妃子似的人物來,后面呼啦啦的跟著一片,就先噗通跪下了:“老奴眼拙,不知道這位奶奶是誰……”

    “不知道我是誰,就敢在我家撒野。”王熙鳳指了人,“過去,過去給我打嘴。不樂意跟你們一般見識那是看在我這余家兄弟和妹妹的份上。真還當是了不得人家……誰都來充母親,誰都能算夫人?他余家娶妻,我們怎么不知道?我們這都沒點頭,他娶的是哪門子親,續的哪門子弦?”

    那婆子戰戰兢兢,再不敢說話。

    這續弦的,禮法上需得要先頭的妻子娘家點頭了,才算數的。賈家沒說話,你們只管過日子,那么遠,也沒人去追究這事。可你偏不知道輕重的跑來耀武揚威,那只能說你無知。賈家只要去衙門遞了狀子,告這后娘不慈,那這正妻位是別想要了。

    其實余鑒沒那么蠢,他打發的男仆來,不光沒給余梁一點不好的話,反而是捎帶了一千兩銀子來。說是叫給添妝的。另外的意思,就是想叫余梁替他美言美言。

    余梁正想著這話該怎么說呢,然后后院就鬧起來了。

    他也不急著到后頭去,只端著茶,叫這男仆聽了個全場。他這才道:“你看,這事辦的,我還怎么開口。之前,你說的事,原也不是什么事。說的那個王大人,正是這位璉二奶奶的親叔叔,二舅母的胞兄。偏偏的,怎么打發這么一個人來,往跟前撞呢。也不知道,你們家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盤。難道認了母親的娘家,對這位新夫人是什么壞事?”

    自然不是壞事。能連上這門貴親是再好沒有的事了。

    還有后娶的認了先頭的娘家,給人家做續女的。哪怕人家不要續女,這余家的其他孩子,卻可以說是國公府的外孫外孫女的。如今,這些事是萬萬不能了。

    那婆子挨了一頓打,嗚嗚啦啦的對著邵華和林雨桐說什么,林雨桐一點要聽的意思都沒有,直接揮手叫人給攆出去了。

    王熙鳳就說:“好妹妹,你如今是個尊貴人。這樣的事,你不必出面。”又說邵華:“也別一徑的在我跟前會耍嘴,這樣的事,你壓根就不用客氣。只管往出打,打出好歹了,我兜著。”

    林雨桐就想起之前尤氏過來說王熙鳳的話:“她啊,就沒有不愛管的事。有什么事,只管煩她去。若是沒有這么些事,怎么顯出她的能為來呢。”

    東府西府說是分了,可這下人們之間攀攀扯扯的,從來就沒有分利索過。一點風聲就傳的到處都是。王熙鳳到了東府里,說了許多插手人家家務的事的話。比如說對焦大的處置,尤氏有她的考慮,偏她當著尤氏兒媳婦的面說這個那個的,把尤氏當家主婦的臉往地上踩。這尤氏又不是正經的嫡妻,兒媳婦也不是親兒子的媳婦。關系本就微妙!被王熙鳳這么一說,心里能舒坦了?明里暗里的,也沒少說王熙鳳。

    尤氏嫌棄王熙鳳管了家務事,可邵華卻不嫌。正好,省的她把這繼室婆婆的人打了,再叫人家指摘。這世上的人從來不會多問你那背后有多少因由,只看你行事,總能編排出個三四五六來。再加上那句‘無不是的父母’,想想王熙鳳自己還要受那繼室婆婆的氣,可見她這樣的媳婦,真要跟那繼室放在一塊,不管怎么著,都不占理。如今有人接了這茬,她還樂得輕松。少不得又說了不少好話奉承王熙鳳。

    余鑒那邊派來的人連夜都沒過,直接就這么給打發出京城了。

    王熙鳳過來就是問這邊接聘禮的事,“今兒珍大嫂子過去,說是珩兄弟那邊聘金準備了三千兩……”

    哪怕是尤氏之前給了猜測,可等真拿出三千兩,王熙鳳也是有些意外的。

    邵華更是明顯的愣了一下才道:“這聘金我們一兩銀子也不留都給帶過去,另外再添兩千兩。”

    這是說壓箱底的銀子,其他的東西另外置辦。邵華也不知道男人上哪弄銀子的,但是既然吩咐這么辦,她就這么辦。

    王熙鳳心里算了一筆賬,這再加上宅子鋪子莊子家具首飾這些,怎么著這嫁妝也得有一萬兩的數。別說是小門小戶了,就是那大戶人家嫁姑娘,也未必有這么多的。

    回去的時候,她就跟平兒說:“倒是疼妹子。”臉上并不見如何歡喜。

    平兒就笑:“人家陪嫁多少,橫豎與咱們不相干。”

    “這是傻話!”王熙鳳嘆氣:“怎么會不相干?余家這樣的人家,都拿出一萬兩嫁閨女,咱們這樣的人家,得拿出多少?這好幾個姑娘好幾位小爺呢……你算算這筆賬,是不是一筆大開銷……”

    平兒就低聲道:“余家是余家,余家如今蓋房子,未嘗不是想叫姑娘從余家的門里出去。到時候要走的時候,奶奶只管敲敲邊鼓,叫搬出去就是了。再說了,這親事只要不是連在一起的,誰還老記掛在心里比較這個?桐姑娘是定了親了,眼瞅著最初明年這個時候,就得成親。可……”她的聲音小了起來:“可咱們家,如今也沒人提過二姑娘的婚事……等提了,再到定親,這桐姑娘早成了珩大奶奶,孩子只怕都滿地跑了。誰比這個做什么?要是您這么說,家里這不是還住著一位寶姑娘嗎?薛家這一房可就這一個姑娘,那還不得金山銀海的陪嫁?要怎么比,更是比不了了。橫豎咱們這邊的姑娘就兩個,又都不是嫡出,沒什么可比的。四姑娘還小,又是東府里的事,跟咱們更不相干。奶奶也忒的愛操心了些。”

    “這倒也是。”王熙鳳挑眉,就不再說這個話,又說起了家事。

    余家這邊呢,估摸著薛蟠得叫人兩個月把房子蓋起來。可也是房子不大,這兩個月何止是蓋起來,連粉刷都已經粉刷好了。

    圖紙是四爺給的,把空間給利用了個極致。

    那地段的位置是極好的,剛好在十字路口的拐角位置,兩邊都是街道,都能修成鋪面。圍墻的兩側是鋪面,靠著墻的里面,是游廊。一般把游廊外面修的鋪面或是小宅子,就叫做廊下。

    賈蕓家住在廊下,就是說住在賈府游廊外挨著墻修建的小宅子里。

    這鋪子不出租,是自家生意要用的。因此,這鋪子是一層半的。下面是鋪子,上面半層住人。很是方便。可府里的大門,卻沒朝著繁華的地段開,而是在背后的巷子里開了正門,這邊清凈。七八畝大的地方呢,修了個三進的宅子,還帶了個小小的后花園,最是規整不過。

    尤其好的地方在于,這鋪子靠近寧榮街,可這大門所在的巷子,住的都是些五品以下的武官。從身份上來說,余家在這一片身份也不算是低。好歹余鑒是個武將。這官宦人家,哪怕是武將,也是有身份地位的。

    一看這地段,林雨桐心里就有數了。只怕是四爺對余梁,另有安排。

    而且余梁好似因為自己的婚事被這么輕易的給定下來的事,受了點刺激,對上進這個詞,有了另外的理解。

    沒給她時間想東想西,邵華拉著她商量著給家里添東西呢。

    出來看了一圈,回去賈母就知道了。人家說了:“庫里的粗笨家伙什多著呢。那才幾間房,能用多少東西?叫鳳丫頭挑出來,給你們送過去。”

    王熙鳳對這個倒是一點也不心疼,庫房里真放了可多的老家具。堆在那里真挺費事的,沒事也都不動這些個粗笨的東西。見拿這個送人情,她就笑:“只要人家不嫌棄是舊東西。”

    二手家具嘛,沒人喜歡。

    但林雨桐卻真不嫌棄。能叫收到庫里沒扔的,都是好木料。重新油漆了,不是一樣的用嘛。

    人家跟打發窮親戚似的,但自家真就是窮親戚。怕個什么?

    王熙鳳多會辦事的,既然要送人情,那自然要送的人盡皆知,誰都得念著她的好。送的時候,干脆連油漆都刷上了。嶄新嶄新的叫送過去,滿寧榮街的人都瞧著呢,一串一串的,從拔步床到春凳,樣樣齊全。

    而這個時候,林家突然接到一個消息:林如海把寄養在外面的兩個孩子接回來了。

    真相是什么,沒提。只說了,林家子嗣艱難,后來家里來了一僧一道,言說孩子要是還在林家,是長不大的。于是,就瞞著人,把孩子養在外頭。如今,孩子都大了,大閨女都到了說人家的時候了,這才把孩子接回來了。

    好些人這才恍然:怪不得林姑娘要在賈家住呢,原來是這么一個緣故。
    還在找"斂財人生[綜]."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bxcqsu.live = 易看小說)
3d组选6中两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