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重生八零甜如蜜 > 正文 第31章 面見
    劉副廠長辦公室里,唐北臨正在把玩著桌上的一個青玉筆架兒,郝飛則抱著膀子站在窗邊做思考狀兒,實在受不了這沉悶的氣氛,劉副廠長就咳嗽一聲:“二位,要不要先喝點兒水?基地離廠辦這邊稍稍有點兒遠,來回一趟二十分鐘是有的。”

    “咱們廠一共有多少人?”看出李副廠長是個實在人,唐北臨不想讓對方難堪,就主動開啟了話題。

    只是,本是想著緩解氣氛的,哪想到,就成了李副廠長的現場匯報會:“咱們廠是市里最大的養雞廠,一共十個隊,每隊三個組.......”

    一板一眼的如同做報告一般的李副廠長,自己也納悶,對方的年紀明明和他兒子差不多,為什么偏偏讓他有一種不得不服從的感覺。

    由此他也可以斷定,這個年輕人絕對不一般,無論是背景還是能力,都絕非等閑。

    可要是這樣,他就更頭痛了,看郝飛的態度,應該是偏著江一輝的,可問題是,他說的雖然稍稍有點兒夸大,但都是實話啊,要是就此壓下,那他去找一趟又有什么意義?

    ......

    田蜜和王娜跟在小苗身后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就見一名青年男子,大馬金刀的坐在辦公桌旁,李副廠長正一臉恭敬的說著什么,窗邊,還立著一個健碩的身影。

    顯然,李副廠長找她來,應該和這倆人有關系,田蜜立馬有了判斷。

    曾經,是沒有這一出的,而這會兒,很多事情發生了改變,軌跡,自然也就不一樣了。

    “唐同志,郝組長要找的田蜜同志過來了.......”看到幾人進門,李副廠長悄悄舒了一口氣,天啊,他就差把廠人員名單都跟對方匯報匯報了。

    一直立在窗邊做沉思狀態的郝飛立馬返回到桌旁坐好,并指了指閑置的幾把椅子:“大家都請坐。”他調查的也不是什么私密事兒,并沒有把閑雜人等趕出去的想法兒。

    而且,那也不是他的為人處事方式。

    田蜜輕扯一把自打進門就盯著長的更好看一些的男人不眨眼的王娜,坐到了合適的位置——太遠不禮貌,太近不合適。

    在郝飛開口前,李副廠長趕緊叮囑了一句:“田蜜,這位是咱們市國|資|委的郝組長,對于他問你的問題,一定要據實而答。“

    田蜜就禮貌的應下:”李副廠長,我會的。“

    郝飛看一眼唐北臨,見對方并沒有開口的意思,才開口道:”田蜜同志,請問你如何評價江一輝同志?“

    江一輝能發展的順風順水,郝飛是起了關鍵作用的,她一直知道有這么個人,卻從來沒有見到過,而這會兒,看對方的態度,顯然是要給江一輝撐腰的。

    她會怕了嗎?

    當然不!

    ”為什么要問我這個問題?“田蜜并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了回去。

    “因為李副廠長找到了我那兒,說江一輝借著我的名頭在廠子里欺負人,希望我能對他有一個約束,做為他的朋友,我當然要在詳細的了解后,才能做出決定。”

    打量打量田蜜的神色,郝飛才繼續道,“中午,我和他見了一面,他提到了你,也說到了你們之間的事兒,愛情面前的沖動,我覺得是可以理解的。

    但公平起見,我還是想再聽聽你的說法兒,免得到時候又會有一些不必要的誤會,這對大家伙都不公平,我相信,田同志是可以理解的,對吧?”

    “當然理解。”點點頭,田蜜才繼續道,“對于江一輝的為人,我所處的位置,不方便評判,實情就是,曾經我們的確是互有那么點兒好感,但并未確立關系。

    現在呢,我看明白了,也想清楚了,不打算再浪費雙方的時間,話也和江一輝說的非常明白了,可他就是一副子聽不清楚搞不明白的樣子,讓我很無奈。

    而最可惡的是,他竟然還把責任推到了我們隊長的身上,中傷辛隊長和我的名聲,這可就真的是人品問題了,您說是吧?

    當然,也是因為他做的太過份了,大家都看在眼里,才會讓傳言傳播開來的,如果郝組長不相信,可以去打聽一下,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

    猶豫一下,郝飛就道:“這個,年輕人談戀愛,有點兒妒忌心也是正常的,是吧?”

    “因為妒忌,就可以為所欲為?”田蜜好笑的看著郝飛,“郝組長,難怪江一輝會那么猖狂,您還真是夠護犢子的。”

    “田同志,我想你對我是有些誤會的,我和江一輝的確是朋友,但他來廠子里上班,完全是憑的他自己的本事,我倒是想幫他來著,他拒絕了。

    這幾年,他也從未在工作上,向我求助過任何事兒,這次的傳言,也是因為田同志先點了我的名,所以,我很納悶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存在的,能幫我解一下惑嗎?“郝飛說著和氣的沖田蜜笑笑,”據實回答就好,我不會計較的,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壓力。“

    ”江一輝告訴我的呀。“田蜜一臉的理所當然,”要不是他自己說的,我怎么會知道您的存在?或者,他自己說過了就忘了,才會把事情搞的這么復雜的吧?“

    ”他告訴你的?“郝飛打量田蜜一會兒,搖頭,”不可能的,我和他的關系,他連父母都沒告訴,會跟你說?“

    ”不告訴父母,但是告訴同學同事朋友的事兒不是很正常的嗎?“田蜜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臉的無辜,”您難道什么事兒都不瞞父母嗎?而您瞞著父母卻沒瞞著同學朋友同事的事兒沒有嗎?“

    郝飛:”.......“這牙尖嘴利的,他竟無言以對怎么辦,條件反射的,就把視線移向了唐北臨。

    ”行了,當著李副廠長的面兒,你就表個態吧。“唐北臨對郝飛的表現是一臉的無語,這可真是個二傻子,事情到這一步還看不明白?根本就是江一輝想和人家姑娘好,又不想負責任,人家姑娘看明白了,他卻不想讓人家看明白,才整出來的妖蛾子好不好?
    還在找"重生八零甜如蜜"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bxcqsu.live = 易看小說)
3d组选6中两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