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我在東京當劍仙 > 正文 第一四二章 又是個學渣【為盟主咫尺天涯不想忘加更2/2】
    “雷切”

    松永南一看木村和樹,便將對方認出來了。他一臉興奮,果然雷切和柳生劍道館有關係。

    柳生健一郎看見木村和樹,只能露出一抹愛莫能助的神情。

    記者在社會上就是無冕之王,難纏程度堪比劍圣。打不得、罵不得。

    而柳生靜衣蹬蹬蹬的跑到木村和樹身前,瞪著眼看著松永南。木村和樹是來教她劍道的,她自然不能讓老師被記者纏住。

    她覺得必要時候,可以使用武力保護老師。

    松永南帶著興奮的情緒,沒想到真的能遇到雷切,他來到木村和樹身前,沒有距離太近畢竟還攔著一位少女。

    只不過柳生靜衣身材太過嬌小,從柳生健一郎這個視角來看,只能看到木村和樹和松永南兩人。至于她女兒,直接就消失了。

    “雷切,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由于不知道木村和樹的名字,松永南只能按照對方s的人物來稱呼了。

    “叫我木村就行。”木村和樹不鹹不淡道,“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不過只能回答一個。請你問完后,離開這里就行。”

    他自然可以不管對方,直接進柳生劍道館,量對方也不敢真的擅闖民宅。但如果這次拒絕,對方就有可能每天來蹲點,煩不勝煩。對方是社會人,他也不好像那些不良那樣揍。

    所以他讓對方問一個問題,問完就走人,這是一種處世之道。如果對方以后還來煩,那他就會不客氣了。

    松永南怔了下,他掙扎道,“能多問幾個嗎我有很多問題”

    木村和樹搖頭,沒有說話。

    “好吧。”松永南見對方態度堅定,一瞬間抓耳撓腮,腦中將一個個問題排除,這一刻他將所有關于柳生飛劍流的問題,全部撤銷。

    雖然電視臺要做劍道流派科普節目,但劍道流派一個問題怎么可能問的出什么。

    “你這人怎么回事有問題就快問行不行”等了半響,柳生靜衣不爽了,讓你問個問題,你磨磨唧唧的,這不是浪費時間嗎還是個大男人,真是不爽快。

    聞言,松永南下意識的看向木村和樹。結果一愣,他看了對方身上的穿著。

    這是校服

    一瞬間,松永南陡然想到什么,他興奮的開口,“木村同學,你會參加玉龍旗大賽嗎”

    木村和樹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什么問這個問題,但還是爽快道,“會。”

    “謝謝”得到答覆后,松永南道了謝,隨后很快就走了,腳步都輕快了很多。

    見此,木村和樹雖然疑惑但沒有想太多。

    他和柳生靜衣來到劍道館,能感受到少女的迫不及待。

    進門后,他拒絕了柳生健一郎要舉辦的拜師宴。木村和樹道,“我是收了錢的,那么就類似于家教。所以柳生靜衣是我學生,我會認真教導她。至于拜師的話,就算了。”

    日本對師徒關係非常看重,甚至執拗。在日本師徒的關係,有時候比父子關係還要來的重。

    比如如果你拜師一位拉麵大師,在學藝幾年后,師父認為你可以出師了。而你獨立出去開店后,必定要邀請師父,請師父檢查自己的店鋪和手藝。

    如果沒有師父到場,也就意味著師父沒承認你是他的嫡傳弟子,那你會很沒有面子。

    而且在日本很忌諱徒弟跟師父分庭抗禮。這種事情在日本是不可想象的,即使出現的話,也會被同行鄙視甚至被行業組織封殺。

    徒弟要對師父萬分尊敬,師父也要竭盡所能的將本事交給徒弟。所以師徒關係是一輩子的事情。

    而木村和樹覺得,自己沒必要給自己套個枷鎖。他自由自在慣了,孑然一身挺好的。

    至于以后會不會結婚他甚至都沒有想過這種問題。

    柳生健一郎一怔,隨后苦笑一聲,“好吧。”

    柳生靜衣倒沒什么情緒,甚至有點竊喜,她之前之所以抗拒拜木村和樹為師,主要也是覺得自己完全不用拜師,自己以后肯定最厲害拜師不是給自己套了枷鎖嗎到時候還要去尊重沒自己厲害的人,想想就膈應。

    雖然后面被木村和樹打敗了,心服口服。但對于拜師還是抗拒的只不過她覺得敗者沒資格說話和提意見,也就沒和老爹說自己的想法。

    現在木村和樹不讓她拜師,正合她意。

    她覺得自己只要把柳生飛劍流學會,以自己的天賦,木村和樹以后肯定不是她的對手。所以現階段,自己的目標就是學會柳生飛劍流,然后再和木村老師比試一番,看看誰最厲害。

    雖然這么想,但柳生靜衣知道,她現在在木村和樹面前就是個弟弟。所以老老實實的跪坐在身前,朝著對方尊敬的一拜。

    因為是拜老師,而非拜師父,所以禮儀一切從簡。

    當然,就算無禮也可以。不過柳生家畢竟是傳統家族,相對的禮儀還是要做到的。

    完畢后,柳生健一郎總算是鬆了口氣,他開口問道,“木村君,你把銀行卡號給我,我明天將你要求的第一筆薪資打給你。”說完,他便拿出三分合同,讓木村和樹簽字。

    拿過合同,木村和樹看了一眼,發現不像商業合同那么複雜繁瑣,一目了然,沒有什么陷阱,他便簽下自己的名字。

    柳生健一郎將一份合同留給木村和樹,隨后笑道,“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說著,他想起什么,笑道,“木村君,晚上要不要留下來吃飯。”

    “不了。”木村和樹笑著拒絕,隨后他看向柳生靜衣,開口問道,“靜衣,在教學前,我有個問題要問你。你對人體的穴位了解多少。”

    “穴位”柳生靜衣想到什么,小臉一垮,“學柳生飛劍流還要了解這個嗎”說著,她看向自己老爹怎么以前老爹都不告訴她的

    柳生健一郎趕緊擺手,“你別看我,家族里的暴雨式只有殘卷,里面根本沒提到這個事情。”

    否則的話,他早就讓女兒小時候就開始背人體穴位了。

    “暴雨、細雨以及震蕩,這三大基礎式,都涉及到人體穴位,所以想學柳生飛劍流,必須將穴位全部爛熟于心。”

    木村和樹說完,就看到柳生靜衣雙眼無神的癱倒在地,她感覺自己想要打敗老師,無望了。

    柳生健一郎見木村和樹看來,他苦笑道,“我女兒在學校成績很差,而且最討厭背東西了。”

    得又是個學渣。
    還在找"我在東京當劍仙"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bxcqsu.live = 易看小說)
3d组选6中两个号码